茄子视频在线观看播放

苏简安盯着陆薄言胡思乱想的时候,他突然睁开了眼睛。夜色中他狭长的双眸比平时更加危险冷厉,苏简安被吓得倒抽气。

陆薄言哂笑:“如果我想对你做什么,你觉得你还能站在那儿?”

“那……应该在哪儿?”苏简安懵懵地问。

“当然是——床上。”陆薄言的唇角微微上挑,弧度邪里邪气。

“轰”的一声,苏简安的脑袋被炸成了空白一片——不是因为陆薄言的话,而是因为……他居然知道她在害怕什么!

太邪恶了好么……

“把沙发上的靠枕拿给我。”陆薄言突然说。

“噢。”

苏简安乖乖照做,陆薄言把两个靠枕放到了床中间,她眼睛一亮:“咦!这是个好方法。”

陆薄言说:“这样我比较放心。”

苏简安泪目——他什么意思啊?

无论如何,苏简安最后还是磨磨蹭蹭地躺上了那张以靠枕为分界线的大床,闭上眼睛却无睡意。

吃货妹子的欢乐户外野餐时光

她和陆薄言躺在同一张床上诶,这是以前的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明知道他不会对她做什么,可还是……心跳加速。

害怕被陆薄言察觉到不自然,苏简安拼命地把眼睛闭得紧紧的酝酿睡意,最终加速的心跳还是抵挡不住困倦,她沉沉睡了过去。

昏暗中,陆薄言睁开了眼睛。

面上他可以表现得和以往一样淡定,可是和她同床而眠,他怎么可能睡得着?

微微偏过头,就看见床那边的人睡得正香,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了一抹剪影,精致的小脸毫无防备,像一个没心机的孩子。

突然,她翻了个身,光滑的小腿压到他的腿上,他那两下呼吸陡然变得粗重。

让她这样压着,今晚或者真的会变成一个无眠夜。

他正想挪开苏简安的小腿,她突然整个人都翻了过来,纤长的手越过床中间的抱枕,大大咧咧的横到了她的胸膛上。

这只小怪兽睡着了倒是比醒着大胆。

陆薄言干脆把抱枕扔到地上去,苏简安在梦中嘤咛了一声,小手在他的胸膛上胡乱摸索着,突然霸道地把他的手臂拖过去抱住了。

这样一来,她整个人像一只小宠物一样窝在他身边,唇角噙着一抹满足,闭着眼睛的模样乖巧极了。

陆薄言的心脏仿佛被泡进了水里,一寸一寸地软下去,他侧过身,苏简安感觉到了什么一样,乖乖往他怀里靠了靠。

真听话。

他的唇角愉悦地扬起,低下头,吻了吻她的眉心。

晚安,小怪兽。

……

陆薄言的作息一向规律,第二天七点钟一到,他就睁开了眼睛,下意识的先看苏简安。

她还没醒,依然抱着他半边手臂当枕头,呼吸浅浅,酣睡正香。

这本来该是一幅很美的画面,可她半边睡衣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到了手臂上,线条纤美的肩颈,漂亮的蝴蝶锁骨,以及锁骨下半露的风光,一一跃入他的眼帘。

他的眸里掠过一抹不自然,拉过被子给苏简安盖上,可她蹙了蹙眉就踹开了,再盖上,又被她抗议似的踹开。

她到底是醒了还是无意识的?

陆薄言盯着小怪兽的脸,突然想起昨天吻她眉心的感觉,微凉,却细腻柔滑,贴上去的那一刻,仿佛有什么进入了他的心里,将他整颗心脏都填满。

他的视线往下移——那双粉唇的味道会不会更好?

而且,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叫她起床的方法。

唇贴上她的双唇,果然一如他想象中柔软,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,但是——他什么时候开始不受控制的?

他猛地离开,就在这个时候,苏简安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——

陆薄言为什么离她那么近,真人还是幻觉?

她伸出手摸了摸陆薄言的脸,哎,有温度诶,而且他皱眉了,很不满的样子。

“苏、简、安!”

陆薄言这辈子都没被人这么摸过脸,声音里满是危险。

苏简安倒抽一口凉气,瞬间清醒了:“陆、陆薄言!”

陆薄言戏谑的提醒:“你的睡衣。”

苏简安下意识的看下去——她,走、光、了!

“流氓!”

陆薄言挑了挑眉梢:“整夜抱着我不放的人是你。”

苏简安这才注意到……自己居然抱着陆薄言的手臂!

她慌忙放开陆薄言把手缩回了被子里。想了想,她觉得实在丢脸,干脆整个人往被子里缩。

陆薄言看着她像乌龟一样缩回龟壳里,忽然觉得一天这样开始也不错,唇角掠过一抹笑意,起身洗漱去了。

苏简安又在被子里憋了半天才冒出头来,脸已经红得像涂了红油一样,确定陆薄言一时半会出不来,她连滚带爬地拿着衣服滚进了衣帽间去换。

换好衣服,一推开衣帽间的门,就看见陆薄言,正好也从浴室出来了。

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——

他只围着一条浴巾啊!啊啊啊!

平时看这个男人把衣服穿得有型有款的,苏简安就知道他的身材肯定是国际名模级别的。但是她没想到,甚至比国际名模还要养眼。

标准的六块腹肌,水珠顺着他极具力量感的肌肉线条滑下来,让这个本就妖孽的男人更加性感。

苏简安平时对所谓的肌肉男并不感冒,反而觉得一块块凸起来的肌肉其实很吓人,但陆薄言不是,他属于精壮那一挂,正合她的胃口。

她的垂涎欲滴太明显,陆薄言好整以暇地逼过来,她步步后退:“你,你干嘛?”

把苏简安逼进衣帽间,陆薄言这才闲闲地说:“我要进来换衣服。倒是你,跟着我是不是想看什么?”

苏简安乌黑的瞳仁转了转:“看又怎么样?”

陆薄言勾了勾唇角,开始解开浴巾……

他居然来真的!

苏简安慌不择路的跑了。

这个早晨实在惊心动魄,苏简安坐在餐桌前都还双颊红红,心神不宁。

唐玉兰见苏简安有些怪异,关切地问:“简安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苏简安不敢看唐玉兰,结结巴巴地说:“不,不是……”

唐玉兰总算反应过来了——什么不舒服,她的儿媳妇是在害羞。

都是经历过新婚的过来人,唐玉兰自然往那方面想了,笑着给苏简安盛了碗粥:“薄言也真是不知节制,回头我说说他。”

苏简安怔怔的——什么不知节制?

过去半晌,苏简安才从唐玉兰暧昧的神色中反应过来她的意思,差点从凳子上滑下来:“不是,妈,我不是,我们……”

“妈理解。”唐玉兰眨眨眼睛,示意苏简安不用再解释了,“妈也年轻过。”

“……”苏简安欲哭无泪,小脸彻底红成了红富士。

陆薄言不紧不慢的从楼上下来,见苏简安低着头的样子不太自然,唐玉兰笑得更是不自然,边挽袖子边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!”苏简安抢答,利落地给陆薄言盛了碗粥,“吃早餐!”

唐玉兰笑眯眯的不说话,慢慢地喝粥,觉得这个早晨无比的美好。

苏简安没脸再在这里呆下去了,借口陆薄言有事,吃完早餐就和唐玉兰告辞。

离开紫荆御园很久,苏简安脸上的红才慢慢退下去,她支支吾吾地说:“陆薄言,早上的事情我想跟你解释一下。”

不等陆薄言出声她就自顾自的继续说:“我睡觉的习惯不怎么好,所以会滚到你那边去是正常的。我不是有意的,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这样。你不要想太多,也不要放在心上,就当是一次意外。你一辈子肯定也发生过意外的吧?能理解的哦?”

他?他这一生似乎都在自己的掌控中,两次意外都发生在十四年前,一件事父亲意外去世,另一件是……

他不以为然的答道:“知道了。”

“……”哎,这么简单的三个字是什么态度?把她的解释衬托得……好多余。

陆薄言还有事,把苏简安送到家门口就又走了,苏简安在花园里给洛小夕打了个电话,告诉洛小夕网络上人肉她的行动陆薄言已经插手了,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,她的资料是不会曝光的。

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洛小夕激动地说,“你家老公一个字:牛叉啊!昨天上午还有人号称有你详细资料,帖子回复达到多少就曝光,可是晚上这个账号就注销了。然后网上所有人都在讨论啊,是不是你对这个ID的主人做了什么。天真啊!你怎么可能出手呢?”

苏简安太了解洛小夕了,问:“洛小夕,你是不是在网上说了什么?”

“我从亦承哥那儿知道陆薄言在插手这件事,就告诉那群小白痴了啊。”洛小夕得意地说,“然后你猜怎么着,那篇帖子现在安静得像鬼帖!”

苏简安掐了掐眉心:“洛小夕,你好歹也是名校海归,真的打算什么都不做,就这样天天混在网络上啃老?”

“啃老我也很忧伤的呢,可是我更忧伤是——特么我啃一辈子都不一定啃得完啊!”洛小夕说,“再说了,我还没追到你哥呢,追你哥就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工作!”

高一那年,洛小夕拿着一瓶酸奶来诱惑苏简安:“我们当好朋友吧。”

洛小夕是有目的的——苏亦承。

她偶然见了苏亦承一面,第一眼她就感觉身过电一般,可是苏亦承冷冷淡淡的她无法接近,又打听到苏亦承有个妹妹和她同校,她就想从苏简安这里接近苏亦承,起初她虽然不说,但是她有意无意打听苏亦承的消息,苏简安没多久就察觉到了。

苏简安本来应该远离她的,但是洛小夕那样一个乐观得有点傻的女孩,她看着比哥哥身边那些莺莺燕燕顺眼多了,不知不觉就和她成了最好的朋友,甚至有意无意的帮她倒追苏亦承。

苏亦承自然从来没有答应过,苏简安以为洛小夕不久就该放弃了,可是她坚持到了现在。

已经多少年了呢?数学成绩傲人的苏简安都要仔细算才算得来了。

“快要十年了!比陈奕迅唱《十年》的时间还要长了。”洛小夕决然而然地说,“我还会继续,苏亦承绝对不可能落入其他女人手里!他只能被我摧残!”

苏简安笑了笑:“我也不喜欢其他女人当我嫂子。”

是谁说虔诚的人会心之所愿无所不成?洛小夕这么随性的人虔诚了十年,她会得偿所愿的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