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8app

   一大早刚到六点,安静的大学城突然活了过来,道路上来来回回的车辆增多,各家卖早餐的店铺纷纷开门,从泉南和青照对开的公交车到站,各所大学里面传出跑早操的脚步声,很多初中生和高中生骑着自行车,早早的赶往学校,准备六点半就开课的早读。

   学府文苑小区里面,很多人出门,忙碌一天的生计。

   这新的聚居区,与泉南繁忙的市区,几乎看不出区别。

   二号楼一楼一家住户里面,吕冬洗刷过后换上运动鞋,来到卧室门口轻轻敲门。

   宋娜盖着被子,脑袋埋进软和的枕头里面,瓮声瓮气说道:“你自个去吧,我今天不晨跑了,偷天懒。”

   吕冬走过来,去摸她额头:“不舒服?”

   宋娜偏转脑袋,白了他一眼,只吐出一个字:“累!”

   吕冬明白了,不好意思笑,准备出去,问道:“想吃啥,我顺便买。”

   “和平饭店的包子。”宋娜一根指头都不想动:“胡萝卜粉丝馅的,再跟老周要份棒子面糊糊。”

   “知道了。”吕冬应一声,往外走。

   宋娜提醒道:“别忘记带钱。”

   吕冬塞了二十块钱进口袋,出门开始每天的例行晨跑,自从宋娜办好正式实习手续,暂时不用再去学校以后,每周俩人最少都会有两天住在这里,早上也会一起晨跑。

   白色公主忧伤写真

   适当的锻炼有好处,除了晨跑以外,俩人每周还有健身课。

   吕冬跟着苑保山继续练散打,宋娜有固定的瑜伽课。

   跑出小区,往东从艺术学院东边绕到一条东西路上,往前能到学府文苑北边,再拐到文化路上往南,从中心路口转到商铺那边,沿着第一家吕氏麻辣烫店往北去,到和平饭店买早餐。

   快到中心路口的时候,从泉南开过来的第二班公交到了,呼啦啦下来不少人,主要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步行朝东,一部分过马路往北。

   不少在泉南居住的人,渐渐习惯了坐公交来大学城上班,两地隔着也不算远。

   当然,这是指的泉南市区东边,如果从大西边过来,坐公交穿越老市区就要一个多小时。

   吕冬跑到中心路口,正好过遇到马路的人趁着绿灯过来。

   人比较多,吕冬放慢脚步,准备直接穿过小广场,去东边门头房。

   有人突然打招呼:“吕冬,晨跑呢?”

   吕冬看了眼,就见老刘穿着个黑色的厚夹克,从人群中过来,站住回应:“刘叔,这么早,去哪了?”

   从他这边看,老刘脸上冒着胡子茬,眼窝发青发暗,眼袋都快垂下来了,就像刚熬了一夜没睡觉。

   老刘搓了下脸,似乎在提神:“昨天去了趟泉南,今早赶回来的,换了地方,算是睡不着了。”

   吕冬也没多想,老刘做生意的,到处跑很正常。

   老刘这时又说道:“吕冬,过些天,可能有点事要麻烦你……”

   “有事你给我打电话就行。”吕冬没有往外推的意思:“就算我不在,宋娜一般也会在。”

   现在只是有了眉目,还没真正确定,老刘想着能确定了,吕冬那边帮忙的话,会少很多麻烦,说道:“行,我到时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 他指了下北边:“没别的事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 吕冬微微点头:“回去先好好休息。”

   等到老刘往北去了,吕冬才穿过小广场,到和平饭店买了包子、卤蛋和玉米糊糊,提着回小区里面,开门放在茶几上,宋娜已经起床了,正坐在化妆台前梳头。

   吕冬去拿碗筷,宋娜在卧室里说道:“等我五分钟。”

   等她收拾好出来,十分钟都过去了。

   俩人坐在茶几边一起吃早饭,宋娜边小口吃包子,边说道:“老周家这粉丝包子越做味道越好。”

   吕冬附和:“别家学着老周做粉丝包子的不少,都不是和平饭店这味道。”

   宋娜突然笑:“感觉老周也能做连锁。”

   “老周对连锁不感兴趣。”吕冬以前问过老周那边:“老周的目标是开个大饭店,不是做高端的,是主打普通人婚庆一类大型宴请的那种。”

   吃过饭,收拾下家里,一起去上班,出门的时候,遇到对门的邻居,说了几句话。

   隔着省大创新港近,直接步行过去。

   吕冬想起个事来:“你考出驾照来的时候,我就答应送你辆车,你哪天有空,咱去看车?”

   宋娜故意冲吕冬眨巴眨巴眼睛:“不是说好了,当订婚礼物送给我?怎么,你要反悔?”

   吕冬笑:“那行,你沉住气。”

   到省大创新港附近,有不少穿着国足球衣的球迷在搞活动,国足现在是一个超级大热点。

   十强赛前四场比赛比完,国足三胜一平,稳居积分榜第一,极有希望提前出线。

   随着国足热度大增,第一次冲进世界杯就在眼前,跟国足合作的商家们,也收获满满。

   比如吕氏麻辣烫,从国足赢下第一场十强赛开始,各店的单日营业额都在疯涨,足球带来的狂热,能够引出大麻烦,但也能化为经济动力,促进消费。

   大型赛事的盈利能力,世界杯完胜奥运会。

   这么说可能也不对,毕竟世界杯大部分是赚钱的,奥运会大部分都在赔钱。

   宋娜说道:“也不知道哪场比赛能确定出线,到时咱们好去五里河看球。”

   吕冬直接说道:“最近公司事多,估计去不了。”他想了想,又说道:“等到国足出线,把两名太东国脚请过来做活动。”

   宋娜点点头:“那个米卢真有一手,李小鹏愣是给用成奇兵。”

   吕冬笑:“有一手的还是分组抽签的。”

   宋娜想到吕冬说的关于韩日世界杯为市场考虑的那些话,低声问道:“有没有内幕?”

   吕冬摇头:“咱们隔着这么远,哪知道。”

   因为棒子和鬼子是东道主,自动进入决赛圈,亚洲这边最强的对手就是伊朗了,中国在亚足联担任副主席的那位,抽签的时候让国足成功避开了伊朗。

   这年代的国足,并不怎么惧怕西亚队,却经常被伊朗揍的满地找牙,比如上一届的金州惨案。

   足球嘛,商业化程度如此高,要说没掺杂点利益纠葛,没有点暗箱操作啥的,鬼都不信。

   比如过两年的意大利,再过几年的红蓝等等。

   中国足球,貌似这是最后的辉煌了,以后各种不堪,黑哨假球之类的,不提也罢。

   反正过了明年世界杯,吕冬是不会让公司再跟国足续约的。

   至于拯救中国足球,这种地狱级难度的课题,王老板和徐老板都办不了,他这种小身板的,未来安安稳稳离远一点好。

   吕氏餐饮在二号楼,温馨商贸在三号楼,俩人临分开前,宋娜说道:“今天我要去泉南看看银座的几个店,中午别等我吃饭了。”

   “晓得。”吕冬上楼进公司。

   花十分钟开了个简短的晨会,又跟去魔都的杜小兵通了个电话,吕冬处理起手头的工作来。

   几家新店的审批需要签字,豫南和冀北两省配送中心建立需要招聘人手,吕冬准备让苏小山和薛天两个人一起过去。

   铁公鸡承担周边省份一些鸡肉类半成品供应,计划在临近各地配送中心建立分厂,想要吕氏餐饮这边提供一些帮助。

   吕冬又给铁叔打了个电话,就此事进行沟通,然后让徐曼跑一趟吕家村面谈。

   忙到十点多,前台敲门进来:“吕总,顺泰投资的白总过来拜访。”

   吕冬微微皱眉,这人又来了?但人过来了,总不能避而不见,说道:“请白总过来。”

   这种以高息吸引民间储蓄的投资公司,吕冬不会用,也不会列入后备资金来源选项,但吕冬经过实际了解,以及千盛那边的相关反馈,不得不承认,顺泰投资在泉南民企投资圈有相当大的影响力。

   顺泰投资做成一件事,可能不容易,但破坏一件事,却不算太难。

   吕氏餐饮现在不缺资金,但不意味着万一出现意外,不需要资金救急,真要出现这种情况,临近的泉南投资圈是个选择。

   出于种种考虑,吕冬跟顺泰投资的白胜,在面子上一直都过得去。

   “白总,欢迎欢迎。”吕冬跟白胜握手,邀请他入座,让前台去冲茶,说道:“白总今天怎么有空过来。”

   白胜笑着说道:“上次跟吕总说上市的事,吕总说要考虑,我知道,上市不容易,审核关难过。我这边有几个关系,吕冬看看,考虑考虑,上市的好处我就不说了……”

   从始至终,白胜就不相信,吕冬这样的年轻人,真的对上市不感兴趣,那意味着融集海量资金,意味着吕氏餐饮价值暴涨……

   白胜资料交给吕冬,吕冬翻开随便看了看,虽然对上市不太了解,但这两年学了一些,总能看得出来,无非借壳上市那一套。

   真要操作起来,其中的风险?

   白胜这次不是一个人过来,司机也跟着上了楼,在前台附近接待室坐了一会,看了一会,发现上次聊过的吕冬的司机吕坤,找了过去。

   “吕坤,忙着呢?”

   看到来人,吕坤笑着说道:“周瑞,你过来了。”

   第542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(求月票)

   说了几句,周瑞拍了下口袋里的烟盒,提议道:“吕坤,出去抽一根?”

   吕坤拉开抽屉,拿了烟和火机:“走。”

   俩人出公司,总不能跑到厕所去抽烟,干脆下了楼,在楼前广场上,找了个树荫地。

   周瑞制止吕坤掏烟,口袋中取出前两天刚从老板那里拿来的烟,不无炫耀的想法:“尝尝我这个,咱这边轻易看不到。”

   吕坤接过递来的一根,配合的仔细看,上面有繁体字,不认识,但基本常识有,问道:“周瑞,这是港岛的,还是弯弯的?”

   周瑞打着火机,先给吕坤点上,说道:“弯弯货。”

   吕坤吸一口,其实抽惯大鸡将军,再抽弯弯的烟,不算很习惯,但考虑到一些事,还是说道:“这烟不错,稀罕。”

   周瑞笑着说道:“抽的惯就好,我们白总就抽不惯,觉得将军好。”不等吕坤回话,他就把话题扯到吕冬身上:“你们吕总是不是不抽烟?”

   吕坤吐出个烟圈:“吕总不抽烟。”

   周瑞问道:“是不是吕总的女朋友管的严?”

   “还好吧。”吕坤得到过吕冬吩咐,心里有警惕:“我倒是没见吕总女朋友管过。”

   周瑞就像是在八卦闲扯:“几次来大学城,听一些人说起过吕总和他女朋友,说是他女朋友也很厉害,创业开了个很大的公司?”

   这些情况打听一下就能问道,吕坤适当的说道:“还在上学,就开了些饰品店。”

   周瑞笑起来:“估计你们吕总起了很大作用。”

   这点吕坤没有否认,嫂子能做出现在的事业来,自身是个有本事的没错,但没有冬哥,不可能这么顺利。

   周瑞得出一个结论,吕冬的女朋友对他影响力很大。

   这点可以汇报给白总。

   一根烟抽完,又闲聊几句,周瑞又抽出一根给吕坤。

   吕坤掏出火机给周瑞点烟,说道:“这烟从咱这边买不到吧。”

   周瑞点头:“买不到,烟草都是专卖,别说弯弯的烟,外地一些烟进来都不容易。”

   吕坤看似不经意问道:“你们老板弄的?”

   周瑞也没在意:“别人送的。”

   吕坤好像很喜欢这烟:“那个……周瑞,你手里多不多?”

   “干什么?”周瑞有一丝警觉。

   吕坤摸着头,不好意思笑:“卖给我一盒行不行?我拿回去,也能在村里洋货洋货。”

   周瑞是泉南城区的人,知道吕坤是农村人,多少有点鄙夷,掏出另一盒没拆封的,直接丢给吕坤:“拿着吧,咱们这关系,别说买不买的。”

   “哎,周哥仗义。”吕坤连称呼都改了:“谢谢周哥。”

   俩人抽着烟,有一句每一句的闲扯,偶尔还会试探问几句。

   过了十来分钟,吕坤见到这人警觉,实在问不出别的来,看了眼手表,说道:“周哥,咱下来有一会了,回去?别领导找的时候找不到人。”

   周瑞点点头:“行,咱们回去。”

   俩人搭乘电梯回到八楼,又在接待室聊了一会,听到外面有动静,却是吕冬将白胜送了出来。

   周瑞赶紧出去,跟领导汇合,一起离开吕氏餐饮公司。

   上电梯下行,里面没其他人,说道:“白总,我刚才试探过吕冬的司机,吕冬非常重视他女朋友,还扶持他女朋友开了一家叫做温馨商贸的公司,泉南银座店和大润发店里,那些叫温馨货栈的店,就是温馨商贸开的。”

   “做的不错。”白胜认可的点点头。

   今天,资料吕冬留下了,但仍然没有取得关键性的突破,或许从吕冬女朋友身上,能打开突破口?

   回头叫人去查查那个叫宋娜的女大学生是个什么情况。

   汽车开出大学城,白胜考虑一段时间,又对司机说道:“小周,去泉印染厂一趟。”

   …………

   楼上,吕坤随着吕冬进了办公室。

   “冬哥,我刚刚跟那个司机聊了会。”吕坤经过几年历练,某些事情上比李林要强:“那个司机话里话外都在问嫂子。”

   吕冬微微皱眉:“问宋娜做什么?”

   根据他的调查,除去民间集资,白胜那边称得上身家清白,不是那种草莽出身的人物,反而是高学历从银行出来的。

   吕坤说道:“他主要问的是你跟嫂子关系好不好,听着像是打听嫂子对你有多大影响。”

   吕冬大致明白了,这是从他这边走不通,想做通宋娜的工作,让宋娜吹枕边风的节奏?

   回头跟宋娜说一声,让她自个注意一下,别的倒也没太大问题。

   “还有没有别的?”吕冬问道。

   吕坤早就准备好了,掏出那盒弯弯的烟,放在吕冬的办公桌上,说道:“这是我从那个司机那里诓来的,来自弯弯的烟,说是咱这边根本买不到。”